【世界阅读日专题】流动书摊「我不阅读」:不容许自己做一个无知

2020-06-12 03:01:14 来源:项目日报609人评论

【世界阅读日专题】流动书摊「我不阅读」:不容许自己做一个无知
DSCF7894.JPG
【世界阅读日专题】流动书摊「我不阅读」:不容许自己做一个无知
DSCF7876.JPG
【世界阅读日专题】流动书摊「我不阅读」:不容许自己做一个无知
DSCF7879.JPG
【世界阅读日专题】流动书摊「我不阅读」:不容许自己做一个无知
DSCF7964.JPG
【世界阅读日专题】流动书摊「我不阅读」:不容许自己做一个无知
DSCF7967.JPG
【世界阅读日专题】流动书摊「我不阅读」:不容许自己做一个无知
DSCF7955.JPG

星期六下昼五点,尖东站L5出口,未出车站已经听见隆隆音响,面具男奏电子琴,有六七个观众围观;另一边厢,L6也不遑多让,大妈热唱「当年相恋意中人……」,旁边两档外国人卖手作,而在靠近楼梯的边缘位置,一张小竹蓆上摊放三十多本书,一块「我不阅读」牌子下,有三两个年轻人在静静看书。


卖艺、卖手作,在尖沙咀隧道应该不少见,卖书可能罕有一点,但「我不阅读」不止卖书,更邀请你一齐坐低睇书。「我不阅读」是流动二手书摊,可以买,可以揭,可以读,还可以跟摊主讨论。摊主叫ET,她不是外星人,只是个爱书人,半年前从柬埔寨回港,开始在尖沙咀隧道摆档「读」书。


走入公众打破同温层


四年前从中大历史系毕业后,ET决定做背包客,在东南亚生活了三年,住过缅甸、泰国、越南和柬埔寨,从事国际志工,做义诊,入孤儿院,又跟NGO到乡村建图书馆,却发觉即使有源源不绝的书捐过来,当地教育制度又不能让孩子受惠,「当地人可能连自己国家的文字都未识,更不用说英文,书籍在柬埔寨某程度上是种浪费。」


「但香港不同,每个人都识字,每个大学生都会思考,但为什幺书在香港的贬值和破坏依然咁大?」这令她感到不忿,她说「我不阅读」其实也是一种行为艺术,在人来人往的隧道里阅读,让书被看见,「我很同意梁文道讲,读书人退出公众视野,影响是什幺?就是人们看不见人阅读,就不去接触文化,不思考,批判力就下降,对政治民生议题冷感。」而且,打破同温层,她才觉得是走入公众的意义,「做文化的人,我只认识你,只认识他,是没意义的。」


5402184979744218


隧道上方便是北京道,触目都是名店,走过的都是拖箧的游客,真的有人留下阅读吗?「接触很多游客,游客的反应就是跟你谈买卖,如果要深入讨论就是香港人、大学生,很多中大人。」高峰时会有五六个人过来,有时可能只得两三个,真的看运气,不过,由最初只有ET一人经营,直到现在不少朋友相继加入,似乎也得到愈来愈多支持。


你有装作没看到吗?


看见书摊上都是社会、社运书籍居多,ET说她最想推是小众书籍,多元价值、性小众、动物权益、民主自由,「香港人唔係好锺意掂的嘢,特别是本土议题,都会推我的偶像,周保松、吕大乐、许宝强。」她就像一个推销员,不放过每个向人推销的机会,彷彿在说:「喂,我这里有好东西……」,书摊主题每次不同,有时谈生死,有时谈性别,「其实香港有很多值得推介的书。」


DSCF7964


但香港人的冷漠也是不容小看,行过路过斜眼瞄两眼便走开,ET说香港人易认在于他们会保持距离,而且很沉默,「有时难过在于,看到人们视而不见,觉得与自己无关,就会想为什幺要这样辛苦自己。」所以她在书摊当眼位置,放了一本日本童书《装作没看到》,「香港人对政治民主的事,在facebook like了,但在生活很多层面,他们都装作没看到,我觉得很讽刺,将书摊取名『我不阅读』,其实也是想讽刺一下,应该讽刺一下。」


自身就是革命


老实说,在尖沙咀隧道,这样一个全天候嘈杂环境下,读书要读得入脑都不是易事,「我自己还好,但重点是聚集人来跟我做这行动,个体就是政治,自身就是革命,所以我觉得,即使你睇唔到,就当是一种行为艺术,也值得公众注意。」


除了在尖沙咀摆摊,ET也试过入大学做书展,她说日后最想做「书柜策展人」,多进实体店、咖啡店策划书籍展览。一个月前辞去正职后,她现在主要做freelance,办独立刊物、做拍摄工作和摆书摊,庆幸也得到不少大学老师支持,「虽然有人见到都问:『吓?你仲未有正职呀?』但我唔係咁嘅人都无办法,咪继续做啰……」


DSCF7955


最新图文推荐